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莺啭梨林

万里晴空有一朵云,那就是我,随性,自由。

 
 
 

日志

 
 

每一个老师都有自己做研究的必要(转载)  

2018-01-11 10:30:08|  分类: 提高篇之优文推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保证教育的质量,我们可以制定出很多规则,来让每个老师都达到标准。这样,全国的教师都能做到同样好的事情,都能提供同样好的课堂。这就是所谓的计划教育的含义。但是,制定规则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每个班里发生的事,怎么可能知道每个学生正在需要一些什么呢?每个人都会带来他自己与别人不同的命运和他根据这个命运(包括天赋)要学习的不同于别人的才能和使命。虽然,要学到的知识都是一样的,但具备不同特点的人也就需要不同的学习方法,需要走各自不同的生活道路,需要具备不同的能力。


我们虽然能说出各种各样的方法,能定下在什么情况下该怎么做,也可以举出其他的一些规律知识。我们能知道的事情虽然很多,但这样的知识本身并不起什么作用。知识不会改变我们做事的态度。重要的和起到作用的,是理解,是对这些事实的感受,然后让这些事实来改变我们的心,让我们培养出一种适合事情的心态,然后再从这种适合的心态来行动。为了培养这样的心态所需要的,是观察,是以适合的方式、以认识人类的方式去观察,而不是对规则、对知识的了解。


   我没有什么教育理念,我只是去观察学生,然后让我的教育去适应我所观察到的实际情况。我对现在普遍教育的感受是,在某个人的办公桌上发挥了一种模式思维的理念来编辑一套课本,然后把这个理念强加于事实。对小孩来说,这样的教材其实是他很不熟悉的,是忽略了小孩天性的。当然,在只是接触到这些之后,他们也会适应,但同时,他们也会失去自己的天性。这样的话,不如我在学生的生活中去寻找我们课堂的内容。

如果我们有了对于什么是理想的人的想象或定义,如果我们想让所有的小孩都变成跟我们这个想像中的理想一样,这也是在忽略了小孩自己已有的东西。这种"小孩该怎么样"的想像就像一堵墙壁一样站在老师与小孩的之间,不让他们发生真正的交流和理解。


    但如果我能够去观察小孩的成长过程,我就能发现:一开始好像没有自己特点的小孩慢慢地会形成和表现自己带有的某种命运,包括某种个性、兴趣、才能、追求和问题。如果没有这些,也就没有了使命。在成长的过程中,具有自己特点的精神灵心因素会越来越清晰地从他物质的身体表现出来。通过这样的观察,我就感受到了进入物质世界的精神,也感受到它进入物质的原因和困难:只有在物质的生活中,精神才能经历到考验,才能有发展。然后我就能问自己:"我怎样才能支持和推动这种精神所需要的过程呢?"当我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并没有了对某种目标的想象,仅仅有了对于所观察事物的爱,而这种爱就会起到作用。

通过孩子在物质上的表现,我们能学会去观察他们内在的发生。比如说一个人声音的特质或者走路的样子,这都能表露他们内在的心理状态。如果老师们都能通过观察这样的身体表现也去观察学生的内在,老师们很自然地就能找到适合学生的做法,从而再也不会跟学生心理的发展规律作对。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需要上级给老师们提什么"保持质量"的要求。




有时,我会在我们学校里观察到比如那些访问者与志愿者之间的误会。这些误会有时会使他们做不下自己的工作。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别人,问题的根源都来自于不同现实的存在。比如按照城市的现实来说,很多农村的事情都是不可理解的,或者按当地教师的现实来说,访问者的疑问也是不可理解的,这样就一定会造成大的冲突。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圈子所处于的那种现实的想像之中。我们都从这个角度来判断事情。而且,根据不同的想像世界,同一件事情的意义可以变成完全相反的。我们的想像又能变成事实,是因为自己发挥的想像在无意识之中会影响我们对别人的态度和行为。而别人当然能在无意识之中感觉到我们对他们的态度,从而就变。首先只有了自己对别人的想象,而然后,通过自己受想像影响的态度,我们的想像才造成了事实。

 

有的理论家也一样,是生活在自己思考出来的模式之中。这些模式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但它们给我们带来的对生活的理解还是错误的。比如说,根据相对论来说,我去某个城市,还是从某城市过来,都是一样的。但如果以感受的方式去观察,我去的话,就会让我感到累和锻炼身体,而某地方过来却不会使得我累和锻炼身体。这样在想象上建立的思维模式很容易就会让我们相信那些对我们的感受无效的事情。


为什么非常聪明想出来和制定的计划、目标或规定往往起不到任何作用呢?这是因为,这些计划、目标和规则并不给人带来力量。反而,它们还会让原本就有的力量萎缩。只有从自己的观察得来的感受才会给我们带来做事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观察有那么重要的原因。为了不要让别人的力量去消失,我永远都不要建立自己的体系。假如,我也去建立某种体系,这对别人来说只会是一种站在自己与小孩之间的、该怎么样的规则,会让他们接触和认识不到小孩的事实,因此也会让他们失去自己的观察所带来的力量。我认为,一个班所有的教育方法,都必须从这个班特有的学生和老师来找到。


每一个老师都有自己做研究的必要,否则的话,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失去"坚持"的力量。只对方法感兴趣,但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的老师一定会失去自己的力量。但如果他会做研究,自己所做的事情在他的感受中根本不是一种坚持,而更是一种不断更新的源泉。为什么呢?如果他能了解到人类在物质中的出现所基于的精神规律,如果他能了解所有的事情与人类发展的关系,他就能从自己的观察找到自己的做法,就能感受到一种巨大的使命感。


我不是理想主义者。我认为,理想没有什么用,因为我的学生、还有学校的教学条件不符合理想。我必须不断去寻找不理想的解决。假如,我去想象理想的学生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假如,我把理想当成我工作的根据,我就无法看到学生的事实,总是做错决定,总是跟学生的心理需要做对,从而什么都做不了。我必须把学生原有的不理想的情况和特点当成我做法的根据。为了这一点,我就要去观察,再观察,要适应,再适应,不要根据我对于理想学生的想象来决定我的做法。


    所有教育行为的基础应该是对学生心理状况的观察。如果能学到观察,老师还能通过身体的表现看到学生的心理动力如何来消耗(消灭)身体的物质,把物质精神化,给精神留下发挥的空间。我们不仅要观察表面上的才能,还需要观察得更深,以便判断身体与灵魂的配合是否健康。否则的话,我们怎么避免一个单一聪明的人在以后的生活中变成疯子?我们能观察和判断,是因为小孩身体的动作都表现着他灵魂(心理)的发生。在成人的身上我们不能这样,因为成人的灵魂已经从身体解放出来了,成人心理的发生是隐藏的。

纪律的问题也是这样。对于小学生来说,规则或规定本身并没有什么力量,只有老师以他的权威才可能给小学生带来遵守规定的力量。我还是要作为他们通过情感和意志接受的、在他们情感和意志中的权威。然后,不要通过规则,而要通过美感让他们感到什么是对的。在他们提出问题的时候,这也意味着我不应该去寻找某个说明来作为答案,而要把我的人格作为对他们问题的答案。只有完全相信自己答案的老师才可能作为学生心中的权威。


学生在寻找一些根据。所以,我需要让学生感觉到在我背后存在的、比我更高级的精神力量,需要让他们感觉到:因为我崇敬它,我就自由地去遵守。如果学生能感觉到我因为信任就自由地跟随着,他们也就能尊敬我。一个只相信自己的人没有什么可尊敬的。所以,在给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我需要让他们感觉到:我给予的答案不是从我自己的头脑来产生的,我付出的力量也不是我自己制造的,而是从我背后、比我高级的精神而来的。所以,我爱着这个精神。如果我仅仅从逻辑来找一些答案对学生说,他们就会感到我们的世界是空洞又无根据的,就会使得他们失去依靠和信任,从而进入一种混乱。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然后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物的答案。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的爱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去。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隔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对学生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

其实,如果我有一个让他们总是听话的办法,让学生应付我的要求,让他们参与我课堂计划的办法,学生就不可能跟我发生事情,从而也不可能克服困难,也不可能从事情和克服的过程中学到某种才能。但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学会了自己去克服困难的学生才可能建立一个和谐社会。我不要去想什么把他们特点和力量压下去的办法,否则的话,他们长大后也没有了建设社会的力量。更好的做法,是利用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做一些需要付出力量的事情。


只要多年稳定跟学生合作,只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命),用不了三年,纪律问题自然就消失。但如果我有目的,比如是教学的目的,或者我想让学生变得与我理想之中的他们一样,我就无法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学生,而学生在无意识之中也会感到我的不真实。所以,他们就不会接受我。好像我的目的站在我与学生的之间,把我们隔开。反而,如果我没有了目的,而百分之百地信任学生,他们就会感到我的真实。这就是为什么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就能起到作用。学生只能接受我们整个人,不可能只接受我们想给他们听的话。


   我又为什么能自由地去追求,能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使命感,而不像别人那样被压在社会责任的牵连之下?原因肯定不是我有了不同的才能。原因根本不在我的身上。很多我的朋友具有的力量比我具有的大得多,只是父母给他们带来的阻碍也比我的大得多。我们能做的原因更是,我们的父母允许我们这样做。以前,父母对于我们也有一些期望和想象,就像大部分家长一样。他们当时也希望我将能有自己的收入、自己的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甚至有自己的房子和自己的家。他们希望我能处理好我自己的生活情况,不用受太多苦,就是说,我要有稳定的保障、对未来不要有任何的怀疑。

他们以为是在为我着想,可是幸好有一天他们发现:为了满足父母的愿望、为了实现社会保险等目标,我会失去我的理想。他们这样的愿望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们自己。他们这样的期望否认和影响了我的生活道路。在发现我活在世界上不是为了把个人的生活安排得更好时,他们就放弃了所有对于我和我哥哥的期望。他们放弃了期望,实际上是给了我自由,使我能做一些我认为在世界上需要有人做的事。现在我爸爸给别人说:"人不能什么都要,人要做选择。如果我的儿子想做一些别人不会做的工作,他就必须放弃别人追求的一些事。"

【推荐理由】

非常赞同文章里的一句话:“每一个老师都有自己做研究的必要,否则的话,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失去‘坚持’的力量。”只对方法感兴趣,但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的老师一定会失去自己的力量。但如果他会做研究,自己所做的事情在他的感受中根本不是一种坚持,而更是一种不断更新的源泉。为什么呢?如果他能了解到人类在物质中的出现所基于的精神规律,如果他能了解所有的事情与人类发展的关系,他就能从自己的观察找到自己的做法,就能感受到一种巨大的使命感。这样就会保持教育的热忱,让自己的工作更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